钦。

【狼队】Smirting

注意  逆转未来线之后,小队抽烟老狼硬,作者开房却刹车。
标题汉译:借火搭讪Smoking and flirting


James Logan Howlett拒绝承认Scott Summers对他有性吸引力。

那明明就个死板控制狂,极度擅长自我牺牲。他不仅理智而坚定,温和又细心,领导能力一流,还拥有世界顶级的性感屁股。

Damn it.

Logan无法不承认。

在无数个寂静的夜里,Wolverine都会把梦里执行任务的Cyclops逼到角落。

他会摘掉他的眼镜,扣住他的后脑,另手顺着他的脊柱沟滑下,享受抚摸腰际时怀中人的颤栗。他会趁机亲吻他微张的唇,挑逗他善辩的舌头,吮吸混合在一起的津液,让狼的气息霸占他整个口腔。

直到最后对方的脸憋到通红,嘴唇湿润,睫羽因为紧张而颤抖——因为Wolverine而颤抖。

而Wolverine会隔着皮质战衣,进犯月亮的神祗。

39.2华氏度的伦敦,阳光吝啬私藏温暖。

不列颠的天空不分四季,阴云不散像极了Logan此刻的心情。

三个月前,他意识到自己对战斗队长的某些“不正常情绪”,那些幻梦开始纠缠他。

一个月前,他发现自己做不到面对春梦对象还无动于衷。

三个星期前,他接到要和Scott搭档去英国阻止一位连续杀人的变种人的任务。

当Logan泡在酒吧的光怪陆离里,Charles的声音在脑海响起时,他不得不感慨Scott身边的心灵感应者之多,应付之难。

「Logan,这次的变种人能够隐藏自己的行踪,身上携带大量的小型刀片。如果我们只派Scott一个人,太危险了。」

Logan叫调酒师端来一杯冰啤,猛灌一口,「那你应该叫Jean去,她的能力更适合对付那小子。」

「Jean几天前就离开学校了,她的父母希望和她好好聚一聚。」Charles刻意停顿片刻,「况且,你也不希望Scott受伤,对吗?」

该死的心灵感应者。

一天前,他们安置好Black bird,踏上曾经的日不落帝国。

而就在刚才,他们的任务目标,极其嚣张地对坐在角落的他们比了个中指,消失在人群当中。

“小兔崽子……”Logan眉毛一挑,起身才踏出一步就被Scott扯着围巾给拉回了座位。

“现在敌暗我明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Scott拉下掩面用的围巾,话语作白雾在空气中散开,“你的猫耳辨识度太高,下次干脆剪了吧。”

“你现在跟我说这个?辨识度高的难道不是你的眼镜儿?”

Scott在红石英后翻了个白眼,食指与中指一并按上眼镜架:“你认真的?”

Logan意思意思将双手上举,表示自己无意在这儿和Cyclops打架,又不怀好意地假笑:“如果你是指后续将发生在Danger room,那我是认真的。”

Scott无意搭理他的挑衅,移开视线看向远方的泰晤士河。Logan理解了Scott的暗示,转移话题。

“干坐着也没什么用,去走走?”

“乐意奉陪。”

今日,浓雾兀自在伦敦逗留。二人并肩走在泰晤士河沿岸的狭窄小道,远处的所有景色都被淡化,被擅自施上压抑的色彩。

Scott突兀地想起Logan经历的未至末世。

阴霾堵塞天穹,废土之上,堆积的是变种人残缺的尸首。在那个世界里,自己死于青梅竹马之手,而她也在不久之后被Wolverine的钢爪所刺。剩余的变种人们隐匿于暗无天日的恐惧,身处最后的战线舍命相搏。

那份绝望比压抑沉重百倍,令人窒息,甚至一度成为每个X战警的魇梦。

“有时候我宁愿相信你是个高超的模仿者,所说的终结全是谎言。”Scott仍然注视着泰晤士河无言的河面,眼镜在来时换成了战斗专用的型号。

Logan显然被这个发言引起兴趣:“说说看,为什么。”

“只听你这句话,我都能确定你不是Logan,他一定会这样——”Scott清清嗓子回过头来,锁紧眉头一脸鄙夷,“你的脑瓜子是不是被该死的镭射挤满了?嘴里怎么没一句好话。”

Logan不耐烦地指着Scott的鼻子,“我还真该庆幸你的头脑还没被艾德曼金属同化,虽然已经没什么两样了。”

两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,对视一秒后忍不住大笑。

Logan侧身靠在护栏上,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,难得对Scott Summers笑脸相迎:“来真的Summers,你为什么这么想?”

Scott靠在Logan身边,他笑意浅淡,还是不肯直视Logan的眼睛,好像石板夹缝生长的青苔吸引了他的兴趣。

“教授曾在我们之间建立思维链接,使我们可以看到你的记忆……在我们的世界,没人会想象那样的场景。那个世界常让我难以入眠,我很庆幸,这里的我们不用经历那些。”如果仅有你保留这份记忆,是否意味夜夜纠缠你的梦魇又多了一场?

Scott尽量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诉说,可Logan还是听出来战斗队长的担忧。他以为只是Scott对于未来的忧虑,一边腹诽他的多虑一边安慰:“想太多了Pretty boy,你们的世界和平得我不敢相信。变种人和人类平等共处这件事,在我们那算不得了的成就,你们却觉得正常得不行。”

Scott不置可否,或许是因为对方蹩脚的慰言让他无所适从。

他们之间沉默了很久,久到Logan忍不住拿出打火机。

火苗在冷空气中摇曳,同时在两支烟的燃烧端上跳跃。

“?”Logan瞪一眼青年手上的万宝路,和自个手上一样的牌子,又一摸平日装烟盒用的口袋——操,少了一根,这小混蛋什么时候拿的?

他转头,刚好撞上Scott的视线:“试试,不可以吗?”

Logan发出意为不屑的嗤笑:“别被呛到了,菜鸟。”

他扣上打火机金属盖,拿下对于习惯雪茄的手而言略细的烟,烟雾在肺里打转排出,被他恶意喷吐在年轻人的面颊上。

Scott将一切尽收眼底,感谢开始暗淡的天和红石英眼镜,没有暴露他慌乱的眼神和紧绷的面部表情。

他的思维快速分析烟雾里究竟潜藏多少有害健康的物质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我应该离这个危险分子越远越好。

但事实是,他已经被这份危险逼到角落,身后早已退无可退。

显然,Cyclops绝不会示弱。

Scott含住吸入端,生涩的动作令他唇瓣不自觉地颤抖。烟气一股脑涌入气管,刺激鼻腔。视野开始虚幻,口腔弥漫着难言的怪味,胃部严重不欢迎侵入者,以反胃的方式抗议。

泪腺被刺激分泌出生理泪水,Scott好不容易忍住猛烈咳嗽的冲动,假咳两声清出白烟。Logan伸手夺过Scott的烟,让这个憋得难受又死要面子的小队长歇会。

“得了吧Scott,你不适合这东西。”

Logan把两支烟都扔下踩灭,幸灾乐祸地欣赏正经小队长侧开正脸,微张嘴唇企图适应这股怪味的失态模样。

这幅画面与Logan的春梦重叠,唤醒了接下来的种种虚幻疯狂。

还好没穿那身紧身战斗服。

Damn it.

Logan挥拳向Scott身侧,双侧钢爪同时伸出,剩下中间那根,恰好抵上潜入者喉头。被发现的敌人尴尬地在原地现行,手已经快要握住Scott不设防的喉部,前一秒还对这个部位虎视眈眈。

“兔崽子,干什么呢?”你他妈看哪呢?!手!把你的脏手给老子收回去!

Cyclops伸手按上眼镜侧方的功率控制仪,与Logan分别控制住他的双手。

“袭击X战警的队长从来都不是个好主意。”

Black bird上,顺利与警方完成交接后。

“虽然说要降低他的警戒心,不过你说的演出戏这招够绝啊。”Logan坐在副驾驶位,帮Scott把模式调整至自动驾驶。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递给Scott,打趣说:“任务结束一支烟?”

“滚。”

“Scott!”下Black bird前,Logan叫住了他。

Scott回头,挑眉询问何事。

“今天和你闲逛意外地有趣,额……我是指,你什么时候有空。”

“我想得等我写好任务报告之后……大概,明天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“明天见?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——
文中吸烟相关描写源于百度和个人幻想,切勿为了体验而尝试。
这里淡化了狼叔的飞行恐惧。

踩七夕末班车。
我,极不擅长写小甜饼的发刀选手。
@正经的老派人士 给谭先生的七夕贺文,你凑合看看orz

 
评论(11)
热度(91)
凡夫俗子。
头像源于@大胖然鹅 是我的美丽人设(?)
© 钦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